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aozhan1948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南行记4  

2009-12-01 23:08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10月21日,一觉醒来,已是日出东山,霞光透过厚厚的云层,照在窗前,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 翻开一张简易的南澳岛旅游图,目标选定北部的总兵府。等公共汽车没有踪影,花20元钱乘微型小货车前往,虽然是公汽五倍的价格,却赢得了时间,也划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澳岛特殊的地理位置,成为历代王朝十分重视的军事要冲。明代就设总兵衙门,镇守闽粤。比较有名气的就是郑成功,收复台湾前,他在此招兵买马,训练水师,收复台湾,一举成名青史,南澳岛当然就沾了光彩。

       大约车行近二十公里,就来到总兵府所在的小镇,时间尚早,总兵府还没开门,旁边的小贩看出我是驴友,指点我缴纳五元钱,就可以自由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进入西门,是一个总兵府的门前广场,院内塑着一尊郑成功的雕像,他老人家没想到当年的军事才华,至今还有商业价值,他的名气就是卖点。东西两侧是两颗硕大的老榕树,传说是当年郑大人所载,一棵为招兵树,相传是应征壮士展露个人才华的地方。不过依我猜想,那是当兵是要打仗的,肯定不需学历和走后门,急用现抓,哪有功夫和你闲扯。

        总兵府大门外的东墙上是一排碑林,一批骚人墨客留下美誉的墨迹,几门经历历史沧桑的古炮,默默地躺在架上,仿佛在叹息历史无情的风雨,总兵衙门的朱红大门,威武森严,腥红的颜色,昭示着历代封建王朝的腥风血雨。所以我是最讨厌大红门庭的,一是权威的神圣不可侵犯;二是一切邪恶不得入内。两者都是心虚的表现。

         踏入大门,里面又是一进院庭,不知名的鲜花盛开,青翠的古木遮阴,迎面是虎节堂,当然就是总兵大人的写字间啦。登上台阶,进入堂内,迎面的墙壁上高悬着一只威武的下山虎壁画,甚是唬人,办公大案也是庄重,可惜赶不上如今乡镇企业的老板台。两旁是十八般兵器,显示这里是论兵议事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整个总兵府,就游荡着我这一个闲人,倒也清静。不知何时院子里来了一群参拜的妇女。是人不解的是,这种地方有何可参拜的?就像当年我在河南开封“宋庭”看见一批香客参拜,真是莫明奇妙,国人真是滑稽,真的假的,只要是楼宇巍峨,就要叩头上香,那不把佛家气坏了?好在佛家海量,不太计较,能容天下难容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 出了总兵府,顺着古老的街道信步走去,看见许多古宅,觉得很有味道,顺便及去看看,当年这里住着大户人家,雅士名儒,皇上题字,我看价值不在总兵府之下,应当好好保护才好。

       无意间发现这岛上,大小寺庙特别多,既有土地庙,也有关帝庙;佛家的庙,上帝的教堂;社稷的家庙,荒野的山神庙。比比皆是,我想岛上岛外的香客一定很累,一路走来,忘了哪门子的香火,都有不敬之嫌,可得小心。

       参观完总兵府,计算一下时间,还可参观一个景点,我选中的是雄镇关,一听这名,就有魄力。雄镇关在南澳岛主山脉上,路标上显示七八公里的样子,无车去,无人走,要去就得开步走。好在早有心理准备,水和食品都备在双肩包里。于是就开始进拔雄关镇。山路跋涉是件苦差事,天气又热,最先消耗尽的是饮用水和食品,吃光喝光也是好事,补充了体力,减轻了负担,继续爬山。山路都是标准的公路,质量不错,想问路,你都找不到人,只是凭感觉走,好在我的方向感极好,一般不会走错道。

        歇了几歇,也记不清了,突然身后传来突突的摩托声,我回身站住,等摩托上来问路,骑车人五十上下,听说我去雄镇关,就让我搭他的顺路车,一直把我送过去,很是感谢,人家连烟也不抽,一溜烟骑下南山坡。

        雄镇关,当年肯定是岛上的防务要害,大榕树下一个关隘,显得阴森,从北到南必经的关口,在冷兵器时代,就可以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了。雄镇关的后面,是一古刹——云深古寺,清净古朴,寺内一主持,五十多岁的样子,他请我到屋里落座,并请我品尝功夫茶,我心十分感谢,说实在的,对于茶道,我是门外汉,品不出滋味,可是水对此时的我来说,绝对是甘露,不懂装懂,连连称赞茶好,老丈面露喜色,一个劲地倒茶,我也算是痛饮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 云深寺外是一处农家饭店,坐落在一片果园里,叫“云深人家”,进去一看,果然是世外桃源,返璞归真的好地方,可惜现在是旅游淡季,无人光顾,显得冷清,拍了半天的照片,发现一个老妇,她警觉地打量着我这个不速之客,没发现可疑之处,也就罢了。农家里是地道的土著环境,十分洁净。

        告别了云深人家,沿着山路下山,前面是一片大海,根据判断,那海边就应当是云澳镇,到了那里就可乘公汽去县城,再到码头,就可乘船到陆地。

        下了船,赶到长途客运站,最后一班车刚刚发走。这是一个骑摩托的中年人上来搭讪,问我是否要坐大巴?一听话音是河南人,心里就犯嘀咕。我出外从来就不信任掮客,凭直感,觉得他还不像是个歹人,又是在城里的马路上,出事也出不了大事,讲好条件,搭上他的摩托后座,去高速路口的个体长客服务站等车,去福州。晚六时左右上车,夜里十一点左右到福州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